不认识的女人——废弃都市

“这里……好冷……”
“过量的使用药水,对健康却很好…”
“不要妄图去得知自己不该得知的东西。”
废都就是荒凉,腐败,勾心斗角。
内拉和吉姆、达克鲁和雪姬,都能体现废都的勾心斗角。
其实不认识的女人的任务也很温情,因为废都充满着猜忌和无情,而绷带女却很温柔的教导和帮助主角,跟其他人一比就很温情了。
每次经过废弃都市这个地方的时候,脑袋里总是在想:这里曾经是怎样一个地方。高耸却废弃的建筑,贴满破旧海报,通缉令又满是涂鸦的斑驳墙壁,南北两方都是停工的工地,废旧的地铁站没有一列载人的列车经过,整个城市永远被黄昏时透着余辉的云翳所笼罩,让人觉得颓废又毫无生气,和佩恩住的那地方没什么差别。
奇怪的是,这里居然会有人居住,而且居民不少,还有两位转职教官。不知道他们是喜欢这样的城市,还是这儿曾经遭受过巨大变故,他们正努力地重建自己的家园。
脑袋里净是这些个问题…………郁闷……不知不觉就走进了一家叫闹拉的医院中去了,医院很小,就两层,站在楼下可以就可以望到第二层。这儿没有一位医生或者是护士,二楼有一个巨大四叶的换气扇,来来回回交替着工作,把颓废的阳光反反复复地切碎,反反复复向房间里抛洒光的碎片。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换气扇的下面有一张白色的病床,旁边站着个理这短发,脸上缠着半边绷带,穿着白色病服,手里拿着根支架正在打点滴的女人,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她嘴里似乎在这样碎碎念:“这里……好冷……”由于换气扇的缘故,她的声音被风声撕得零散。我在想,这里的医生都去了哪?为什么连护士也没有?X光的透视片还在机器里工作……这是为什么……?出于好奇,我打算上前询问她。靠近她时,我发现她的瞳孔深邃而无光,皮肤毫无血色像是冰块一般,纤瘦的身体像是轻盈的羽毛一般,好像吹一口气就会随风飘走,像桃乐斯一样……她……她是人么……..她见了我,没等我开口,就说:“我好冷……能帮我去弄20个破碎的镜子来吗?”我很难拒绝别人拜托我做的事,另外,我对她也很好奇。
我一出门,就搭车去勇士部落了。野猪对我来说,还算是比较麻烦的角色,弄了半天,终于凑齐了碎镜子的数量。就搭车去废都给她。她把碎镜子拼凑成一块完整的镜子,并试着将阳光借此反射,让自己觉得温暖,站在一旁的我都觉得整个房间都暖了起来,她却依然搓着手,貌似是没感觉,依旧觉得冷吗?的确,她还是说:“呃……我好冷……”
当她把脸凑到镜子前面时,我和她同时尖叫了起来。镜子中竟然没有她的脸!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连手里的法杖都握不住了,对于我这样的冒险家来说,我似乎没有能力摆平一位幽灵小姐吧……!我的牙齿与整张脸由于惊恐而震颤地跳起舞来……她也很惊讶,她睁大了她那无光的瞳孔,就像长门使出全力要放地爆天心那样。恐惧和不安都写在了无光的瞳孔上了.“难道……我死了?!……不……不……”她抱着头,睁大着瞳孔,用颤抖的声音自言自语道…….然后转头扭向我。我叫得更厉害了。”不要杀我”,“我还不想死”之类的话,一句也喊不出了,只是双手抱着头,没命地叫着……
她轻声说了一句:“我不会杀你的,安吧……”借此来抚平我惊恐不安的心。过了很久我才平静了下来,她轻声细语的说:“能帮我弄来一百个道符吗?我想试着复活,拜托了!”我依旧无法拒绝,虽然我刚才被吓成那样。我相信她绝对需要帮助。
林中之城可是很远的呢,是这个岛的巨大地下迷宫的说。看来要搭长途巴士去了。车上,我一直在想,这女人……难道是……在手术中觉得恐惧,而使用了某种力量杀掉了医院里的人么?就像拥有六尾的羽高那样。还是……手术失败,她因此成了幽灵,医院里的所有人也因此而逃跑?可恶~!怎么能这样对待病人呢,何况还是个女人!混蛋一般的医生!我越想越气。
到了林中,面对僵尸蘑菇时,我在想:那女人复活之后,会和我面前的这个怪物一样么?我觉得很不安。虽然我是牧师,从属性上来说,对抗这些怪物比较轻松,但是我才转职不久,还是很费力。我跌跌撞撞,终于凑齐了100个道符,回去交给她。
她拿着道符摆开了复活的仪式,用不知名的液体在地上画着六芒星的阵式,然后用手将自己的能量注入阵式中。我和她只看到那阵式一次又一次地发出红色的荧光,她却毫无变化,看来……她失败了吧……她失了魂似的松了手,道符散落了一地,她开始跪坐在地上,开始啜泣。除了她的啜泣声与泪水的破裂声,不再有其他的声音。虽然我不认识她,但我的细胞里似乎天生就有照顾人的基因。所以,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打算安慰她。我刚一坐下,她就抱住了我。流泪的方式由啜泣变成了放声大哭。我扔下了法杖试着去抱紧她,她的身体真的很冷,就像冰块一样。我打算用我这活人的心去给予她温暖。她的泪在我的背上流淌,我似乎能在冥冥之中感受到她的伤痛与苦楚。她哽咽着对我说:“我不能复活!就算复活了,也会变成僵尸的.我不要……!但是……真的……很谢谢你!”说完,她渐渐地停止了啜泣。是哭累了么?还是感受到我所带来的温暖?算了,这都不重要。
她松开了我,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件破旧的披风给我,说:“这是我还是个冒险家的时候用的,现在……我……用不着了,就给你吧,请收下!”我接过披风,感觉到这上面似乎还有她曾经作为冒险家的余温。嗯?是错觉吗?我不清楚呀,呵。
夜深了,月光和阳光一样被换气扇切得零碎,散在整个房间里,也散在她的脸上,显得她恬静又可爱,她就靠在我的肩上睡着了,这是我出来冒险那么久,第一次有人靠在我的肩上睡觉,感觉真微妙。同时,我又在想,在想前几天我转职的事情。我选择了牧师,一个圣职业,就是希望借助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别人,为别人做些什么,这可是很神圣的职业呢!现在我的修行还不够,但以后我会成为一名祭司,将来会成为一名主教,等我学会了复活术的时候,我会回来帮助你的,会借助自己的力量将你复活,请等着吧!幽!~!我觉得自己成为一名牧师是很有意义的!我顿时觉得自己的冒险人生有了目标。
我这么想的时候,幽的脸上突然绽放出不可名状的笑容,是莞尔一笑吧?!呵呵,不清楚呢。大概是梦到美好的事情了吧?哈?~难道她明白我所想的吗?呵,这都不重要呀,反正不是什么坏事。睡吧……
拂晓了,阳光一路照到我们身上,好像会有什么好事会发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