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总是重复同样的错误——玛加提亚

    明明与阿里安特相连,一个永远的白昼,一个永远的暗月。
     这里充满了黑暗,科技,秘密,压迫,反抗,希望。
    玛加提亚的起源或许会是一个围绕天才、背叛和救赎的故事。
  “红色的土变成红色的风,风变成水,水又变成火,……一切皆为循环往复……”——吉米拉
玛加提亚

    “一开始,是我接到了一个委托,于是我来到了一个小镇上。那个小镇传说是炼金术士们的故乡,叫玛加提亚,坐落在尼哈沙漠东北部的不毛之地。”
    “那儿常年笼罩在迷雾之中,尖碑林立,人们行色匆匆。到处都挤满了古旧高大的砖石建筑,却有着最绚丽多彩的玻璃花窗。即使是白昼也如同最沉闷安静的夜晚。你简直不能想象一个人短短几步路就能看到多少炼金术的痕迹。”
    “玛加提亚分成了两大学派,坚持传统的魔法和炼金术相结合的蒙特鸠,和新兴的把机械工学引入炼金术的卡帕莱特。这两派互相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都想要打倒对方证明自己是正确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村庄也愈发地破败下去。”
    “我接到的委托来自一个女妖精,她的女儿生了病,想请我去找她弟弟配药。她的女儿很可爱,也很聪明,好几次悄悄找我帮她做炼金术的研究。可惜是个妖精和人类的混血种……我为她去找人配好了药剂,女妖精很感谢我。然而我在她们附近发现了一个徘徊不去的……怪人。我甚至都不知道那能不能叫人,一个用齿轮和螺钉制造出来的生命……”
    “谁都不知道它的来历,连它自己也不知道。它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据它所说打从它有记忆的一开始就是在这儿。它想要送妖精礼物,因此它请求我,请求我帮他培养雪原玫瑰。它很悲伤,为了自己而惭愧着,希望能变成人类握住妖精的手。”
    “我替它把玫瑰送给了妖精。我一时好奇去找了后街小贩,花了大价钱混进了两个炼金协会,遇见了不少炼金术士。一个比一个会来事,指使着我跑上跑下。其中一个一开始见了挺吓人的,甚至向我下药,不过混熟之后就觉得他也有些意思的。据他说他原本是蒙特鸠的,因为左眼失明而去了卡帕莱特……”
    “他向我请求帮他找一个人,一个曾与他合作钻研这一领域的术士,也是那个妖精的丈夫,在数年前一场大爆炸中下落不明。那场前所未有爆炸引发的地动甚至损坏了玛加提亚赖以生存的魔法阵……我又去找小贩买了情报,找到了他最好的朋友,一个在世界各地流浪的炼金术士。他告诉我可以去找找他的记事本,这多少也算个有用的提议……”
“我去卡帕莱特的研究所里翻出了关于那件事的记录,还去咨询了两个会长,然而记录对此只是一笔带过,两个会长也不是含糊其辞就是推三阻四,我甚至把那个失踪的炼金术士的屋子搜了几遍,却完全没有头绪。所有的线索都中断了,看上去此事注定就此埋没在时光当中……按道理来说此时我应该可以离开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依然留在那个小镇上。”
    “直到有一天,我在无意中进入了一个废弃的实验室……我先前有说过两个研究所是建立在玛加提亚的地下的吗?那简直就是错综复杂的迷宫……那儿都是一些脾气暴躁的幽灵,不过其中一个倒也有点意思,一个疯疯癫癫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疯老头子,甚至还会怕幽灵……”
    “我和他聊了聊,他说从前有个人也在那里做实验,他走后这里就彻底荒废了……为了证实自己的话,他甚至给我看了一段影像,影像中的那个博士有点面熟,唠唠叨叨要送妖精银坠子,这倒是个新线索……”
    “疯老头帮我搞到了连接两个研究所的秘密通道的通行证,我又去那间屋子搜出了坠子给了妖精,这才得到了她的信任。在她帮助下我终于拿到了那个博士的记事本,我找到流浪的炼金术士和大魔法师阿尔卡斯特,破解了上面的封印,终于看到了上面记载着的东西……原来他爱上了一个有着近乎永恒生命的妖精,还和她有了一个孩子,却越来越恐惧自己有一天不得不与她们分开……”
    “他开始做各种各样的实验,希望能延长自己的寿命,却统统失败了。不过相比起与他合作的炼金术士提出的用药物,他觉得自己最好的朋友的意见更有价值,那就是将生命转化为机械。”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这个小镇是建立在黑魔法师的魔法阵上的,连炼金术士们的研究也是建立在黑魔法师的研究上。这也是为什么两个会长要努力抹消他的事,一旦这个消息流传出去,这个小镇必会遭到灭顶之灾……”
    “阿尔卡斯特请求我对真相保持沉默,还给了我三块魔法石去修复黑魔法师留下的魔法阵,我同意了。”
    “修复魔法阵之后,他把记事本还给了我……其实我可以随便把这本记事本交给两个协会中的任意一个,相信他们一定愿意为此支付一个让人满意的价钱……然而最终,我把那本记事本给了那个妖精。”
    “她很激动,又有点悲伤,我在这个小镇上再呆下去也没意义了,我离开了那儿。”
    “当我躺在我的床上,回味着我的玛加提亚之旅时,我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个博士面熟了……那是那个人造人的脸。”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我忽然意识到他成功了,他把自己转化成了可以近乎永恒存在下去的机器。当我离开的时候,那个人造人依然苦恼于自己只是个冷冰冰的机器,没有资格站在妖精的身边……可是即使把自己都忘记了,它还是深爱着他的妻子和孩子……它渴望着能变成人类去感受她们的体温,却再也不记得,不记得曾经的自己是那么绝望地想要活下去,甚至为此愿意付出一切。”

人造人A

        博士为了和自己身为妖精的妻子在一起进而研究生命的奥秘,无意间发现了黑魔法师的研究所进而得知了玛加提亚百年秘密。然而博士并没有收手,进而在黑魔法师的基础上继续研究,在创作出人造人A与自己女儿琦尼的药后因为一场实验爆炸失踪。无论如何,卡斯特莱的主席麦麦德也不得不承认“在某种程度上博士确实获得了永生,只是失去了记忆”。
       然而,在你帮琦尼完成去卡斯特莱搜集电线包,插头和D·罗伊的金属心脏后,她会说一句这样的话:
     “人造人A是个好人,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变成人类的”
       这可能是最让我苦笑的一句话了——博士为了和妻女在一起(某种程度上)变成了机器人获得了永生,而自己的女儿又会将他变回人类。这个真相恐怕也只能埋葬在无数冒险家心中了,从而长成一棵畸形的树。

我不知道玛加提亚的真相到底多少人知道,但从三代主席(冰封雪域那个老人)阿斯卡特罗口中得知,因为这种事找他的不是第一次了,他自己也承认“玛加提亚是一个建立在谎言与傲慢上的城市”。两个炼金术师协会主席在一个永不见得光明的城市里等待着一位又一位冒险家到达这个城市,被质问,再悄悄隐瞒这个不得告知的秘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有趣的事。

罗密欧与朱丽叶

        那就是玛加提亚的另一个爱情故事,“罗密欧与朱丽叶”。
        朱丽叶罗密欧是属于两个不同的派系却相爱,难道大家不会去联想到博士与琵丽雅么??
        没错,如果玛加提亚依旧是这个自大又充满争斗的城市,一切都不过是轮回——无数爱情悲剧都会不断上演。

        德朗博士,为了得到永生你差点成了千古罪人,可得到永生后你又失去了太多,到最后还是有限生命的人类身体才是最美好的吗?——山豆根老师
       德朗博士的记事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