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心——班·雷昂

        我已经是一无所有了,我这样的人,没有资格去回忆她……

狮子王 班·雷昂

——狮子王 班·雷昂

“国王变成了黑魔法师的手下,犯下了很多罪行,把他除掉,是我存在的唯一理由……嗯?过去的好国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个嘛……说起来话可就长了,你想听听吗?”

“就像你看到的,我们王国位于冰雪覆盖的地区,是个土地贫瘠的贫穷小国,也许是因为这样,这里的人们反而拥有一颗热情的心……对物质方面的享受并不在意。”

“所以,当听说黑魔法师出现的时候,我们都很平静,不管黑魔法师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相信他都不会入侵我们王国,因为这是个不可能被占领的王国。”

“反黑魔法师同盟成立之后,他们向我们请求协助,但我们的想法依旧没有变,我们说黑魔法师和我们没关系,对于这个贫瘠的地方来说,每一个士兵的生命都是宝贵的,因此拒绝参加同盟……这就是我们的结论。”

“但是反黑魔法师同盟不接受我们的拒绝。他们把我们说成是黑魔法师的手下,并向我们发动攻击,我们拼命抵抗,但我也说过,我们王国是个贫穷的国家……不久之后,我们的防线就崩溃了。”

“等出去试图说服反黑魔法师同盟的国王回来的时候,我们的城已经是一片火海了。他一定遭受了巨大的冲击,因为他失去了一切,陷入绝望和愤怒的国王……最终选择成为了黑魔法师的手下。”

“黑魔法师让世界陷入了黑暗……但是灭亡我们王国的不是黑魔法师,而是因为反黑魔法师同盟。”

“这是个悲伤而又沉重的故事,通过它,可以看到恐惧会让人类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不过反黑魔法师同盟为什么要采取如此行动,还是让人有点无法理解……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而且仇已经报完了。依靠从黑魔法师那里获得的力量,他攻击了反黑魔法师同盟。在几百年之后的今天,他却还在这里危害子孙,没有比这更可耻的了。现在,到了把憎恨和复仇的锁链切断的时候了。”

“看你的表情,好像是对狮子王产生同情心了吧,其实没有必要这样,我也可以理解他的愤怒和悲伤,但是即便如此,把灵魂出卖给黑魔法师也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我一直相信他是个即使身处绝境,也会为了美好的未来而前进的人,所以才会追随着他,抛弃一切,成为黑魔法师的仆人,和所有人类作对,就算是死,也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复仇。”

我在秘密走廊见到了王妃伊帕娅的灵魂,我带她去见了狮子王。

但是他已经无法听见自己心爱女人的声音了。

在充满愤怒的接见室里,狮子王说:“啊……也许是因为这个,我把灵魂出卖给了黑魔法师……也许是因为我杀死了太多的人,所以听不见她的声音了,这是对我犯下的罪孽的惩罚吗……”

他拿起了一个吊坠,沉思良久。“这和个吊坠里装着很久以前宫廷画家为伊帕娅画的肖像画……我一直把它带在身边,因为它可以让我想起她,但是我已经配不上它了。”

“我出卖了灵魂,最终报了仇……我已经是一无所有了,我这样的人,没有资格去回忆她……”

“要是能回到过去,我还会这样选择吗?我想了几百遍,但还是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愤怒和忍耐……不管选择什么,都是无法回头的。”

“你回去吧。我现在不想和人战斗……”

他把那个让他的内心充满伤痕的吊坠送给了我。

我离开了接见室,在狮子王之城的第五座塔楼下,王妃伊帕娅的灵魂和我说:

“这……是我送给雷昂的吊坠。我送他这个礼物,是希望他能成为一个好的国王,没想到他还戴在身上……他果然是个多情的人。”

“唉……最终还是没能听到他说不再帮助黑魔法师了。他真的变了,那个冰冷的眼神,冰冷的语调,冰冷的心……感觉好像不再是过去的雷昂了,仇恨已经占据了他的内心。……啊,我……对不起,那个吊坠,能给我看看吗?”

我把吊坠交给了王妃。

“虽然他已经完全变了,虽然他的所作所为可能已经不可原谅……不过我不认为已经没有希望了,我相信有一天,雷昂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还有希望吗?

听了伊帕娅的话之后,狮子王的心会有所改变吗?最后还是没能听到他说不再帮助黑魔法师了。但是伊帕娅说她相信狮子王的心底的某个地方,还保留着一颗温暖的心,他一定会恢复原状的。

我一直觉得班·雷昂不像是什么坏人的样子呢,今天果然明白了。被仇恨和恐惧蒙蔽双眼时,再伟大的人也会做出无法理解的事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