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魔法师的诞生

我是流浪佣兵。

哪怕随时随地死去,也很正常的人生。

夕阳西下,风吹过衣角的某一天,我的尸体也将如落叶一般,在某个地方飘荡。

也许,那天就是今天。

“全部杀光了?相信你跟随你的那些人全部……?”

“……就这样吗?你所说的理想全部都是假话吗?”

故事要从何说起呢……?

……好吧,就从我第一次听到白魔法师的名字开始说起吧。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还没懂事前,我就学会了拿武器,为了不饿肚子,哪怕是几分钱,我都必须用命去搏。

我运气好,活得久了点,但很多朋友并没有我这么好运。

当握武器的手上长满厚茧的时候,我终于开始对周围人的死亡无动于衷。

战争和饥饿,掠夺和灾害……世界正在一点点崩塌。

然后那些富人们依然在不断地累积着财富。其中阿里安特的大富豪哈萨尔就是一个。

“呵呵……我说,你不会是哈萨尔派来的手下吧?让你把我安全带回阿里安特。”

“…什么?不是手下,是佣兵?”

“不管是手下还是佣兵,都没差别!总之太好了。你有水吗?我一个人负责这么多行李,完全忘了这回事。”

“我们遭到了怪物的袭击!商团里就只有我活下来了。我静静地装死,然后刚才慌忙打包了一些贵重物品逃出来。”

当时我正在佣兵事务所工作,独自一人接了一单在阿里安特押镖的活,这次要保护的人是巨商哈萨尔的手下。

“怪物的袭击?”我问道。

“是的。是我从未见过的怪物,散发着超级难闻的气味。好像馊掉的味道……直到现在,我想起来还是觉得毛骨悚然。可是,你怎么就一个人?你的同伴们在哪里呢?”

“我独自行动的。太阳落山前赶紧出发吧。”我催促他赶紧动身,我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

“你说什么,就凭你一个人来保护我?这怎么可能……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我没有理会他,准备动身启程。

“不,不会吧…稍等一下!一起走,一起走嘛!”

“你一个人真的能够保护我吗?到处都是危险的怪物啊。”

“出发吧。”

“等等……一起走!”

穿过这条路并不是特别轻松,怪物繁杂多变,是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

我护送哈萨尔的手下一路到了阿里安特的宫殿附近。

“哎哟,真没想到你把那么多的怪物都消灭光了……你,长得挺俊俏的,没想到实力超出我想象啊?真是的,真是个木讷的人啊。不管怎样,我喜欢!虽然不能说是报答,但是,我告诉你一个有价值的消息吧。”哈萨尔的手下凑到我耳边偷偷说。

“哈萨尔最近好像很头疼。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怪物们出现在运输途中,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我也觉得很奇怪,“的确是奇怪的怪物……就好像是死去的家伙又活过来一样。”

“其实这个世界上能够解决这一问题的只有一个人。但是,那个人现在下落不明,所以哈萨尔想要找到他。”

我的好奇心驱使我问了一句:“他是谁?”

“我也不知道,具体的你去问哈萨尔吧。如果你能帮到哈萨尔的话,就能拿到很多钱哦。怎样,对佣兵你来说,是个不错的提案吧?”

我接受了他的委托,见到了巨商哈萨尔。

“原来你就是一个人护卫我的行李马车的佣兵啊。我怎么会一下子就知道了?你身上有味道啊。我对两种味道特别敏感。危险的味道,还有就是钱的味道……你身上有危险的味道。看来你当佣兵已经有不少日子了吧?”哈萨尔开始打量起我来。

“……你是大富豪哈萨尔?你想我从这里得到什么?”我直接开始询问他。

不想说废话浪费时间,直接问。

你想我从这里得到什么?

意外地,哈萨尔好像很满意我无礼的态度,笑了几声,就开始说重点了。

“你帮我找个人。这次的委托不是给佣兵事务所的,而是我交给你个人的。”

我瞪大了眼睛,“找人?”

“你听说过白魔法师吗?”

白魔法师?第一次听说,听听故事吧。

他是一个被称为天才的魔法师。

据说,他年纪轻轻就拥有非凡的魔法造诣,没人能够做他的老师。

努力达到阶梯的尽头时,却发现什么都没有,这种伤心和空虚不可谓不大。

继续听。

想到达更高的地方。

这个世界上已知的魔法,与他的野心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几十年间,他带着一根法杖,孤身游荡世界。疯狂地写书,帮助他人,留下了无数的故事。

——白魔法师

拥有纯白头发的他,不知道从何时起,人们开始如此称呼他。

就这样,有一天。

他好像突然领悟了一样,说道。

终极光明只有在终极黑暗中才能找到。

留下这句话后,白魔法师从此失去了踪迹。

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在喜欢故事的好事者们无尽的猜测中,人们逐渐忘却了他的存在。

“白魔法师曾是冒险岛世界上最优秀的光之魔法师。如果是他,一定能帮我击退妨碍我生意的黑暗怪物们。”

“你觉得那个白魔法师会为你做事吗?“

“哪怕是要花费很多钱,我也要雇佣他。没有人能够顶住金钱的诱惑。如果这次事情成功的话,我会给你足够你挥霍一辈子的钱。怎么样,感兴趣吗?“

“……我只拿该拿的钱。如果找到他,我会和你联系。“

钱不是问题。

关键是我确实产生了兴趣。我开始对叫做白魔法师的人产生了好奇。

他是否也像我一样,感受到了人生的疲惫和空虚?他是否找到了答案呢?

三个月后,艾琳森林。

根据情报,最后一次看到白魔法师是在这里的艾琳森林……在这里一定能找到线索。我去妖精女皇巢穴见了妖精女皇艾菲尼娅,她应该知道一些什么。

“贪婪的人类……真是太可恶了。什么事?我什么都不会告诉无礼的人类。快点给我消失。“我能感受到她见到我的时候的满脸厌恶。

“我想知道关于黑暗怪物的事情。“我不想和她多说什么,直接表明了我来这儿的目的。

“黑暗怪物?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对我们来说,人类比黑暗怪物可怕多了。他们绑架我们族人,偷走我们的宝物!就是为了要钱。“

我并不关心其他人类的所作所为,“那你告诉我一些关于白魔法师的事情吧。“

听到白魔法师的名字,艾菲尼娅的表情变得温和了些。

“白魔法师……?为什么要找白魔法师?他可是我见过的唯一的好人。我喜欢看他专心研究魔法的侧脸……他是理想主义。他的热情超过这世上所有的人。他一定会创造出比现在更好的世界。但是我不会随便告诉别人他的居所的。因为我根本没办法确认你不是坏人。如果你真是善良的人的话,你现在就当场证明给我看。你能去干掉那些挖开妖精们的坟墓,抢走贵重的花的坏家伙吗?都说胳膊肘往里拐,你不会因为同是人类就袒护他们吧?“

没问题,毫不犹豫,也不夹杂着任何感情。为了取得她的信任,我帮她去干掉了那群可恶的盗墓贼。

“你,不是坏人啊。我对你另眼相看了。…这么说来,你的眼神和那家伙的眼神也不是太像。还有比盗墓者更恶毒的家伙们——四处抓捕妖精们的人类。他们只把妖精看作是神奇的商品。替我把那些家伙赶出艾琳森林吧!“

我瞪大了眼睛,“商品?“

“这是人类的本性啊。虽然现在还不敢动到我头上来…但是已经有很多妖精被绑架或者杀害了。那些家伙的最终目标应该是我,抓到我能卖多少钱啊?呵呵呵……这些家伙们真是丑恶至极,没有比它们更可恶的了。“

没问题,在当佣兵的这些日子里,我杀了不少的偷猎者,这对我来说并不是问题。我准备去艾琳森林侵略地去会一会那些邪恶的偷猎者,但在路上我看到了一个拿着枪的小孩。

我朝他大喊:“喂,小孩。“

他好像被我吓了一跳,“喂!干,干什么呀。吓到人了。“

小孩子家家的,居然拿着枪,难道这家伙是偷猎者?

“干嘛盯着我看啊……不想受伤的话,就走你的路吧。我有事情在这里处理。“

我劝诫他:“小小年纪,不要杀生。这可是我的经验之谈,快回家去吧。“

“……家?“

听到小孩失魂落魄的声音的瞬间,我本能地明白了。

……这家伙无家可归。

没什么好说的,这就是生活。

“总之不要把枪口对准无辜的精灵。我就当做没看见你,你快离开艾琳森林吧。“

“你说什么啊?我要抓的不是精灵!我想抓的是……“

我懒得理他,继续去寻找偷猎者,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他是偷猎者。

我在艾琳森林侵略地教训了一下那些可恶的偷猎者,他们逃出了艾琳森林。

“呵呵……暂时能找到些活着的滋味了。和平真是毫无意义,只有依附于绝对力量的统治,才能救济这种情况。你说过想知道白魔法师的行踪对吧?还记得,他隐居前说的最后的话吗?终极光明只能在终极黑暗中被发现……所以,他去了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之一——静谧之林。静谧之林是几乎没有白天的黑夜之森林。因此,与其他任何地方相比,那里的光明更为纯粹。听说他在那里秘密研究魔法,这样的情报,应该够了吧?如果你见到他的话,请转达我的问候……另外,告诉他,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等他完成光之研究后,一定要来到这里,和我一起实现理想。我会一直等他。必须啊,一定要帮我转达。我给你情报,就是为了让你帮我带话给他。“

去艾琳森林的路上,我的好奇进一步扩大。

妖精女皇好像已经完全被白魔法师迷住了。

能够让一族的女王沉迷成这样,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人物?

妖精女皇说,白魔法师将会创造更美好的世界。

……那是真的吗?

现在还不知道。答案在静谧之林。

我在前往静谧之林的路上又看到了那个小孩。

我朝他大声呼喊:“我说,小孩,你怎么还不回去……“

这一次,他没有回答我。

我跑到他跟前,发现他旁边有一只散发着邪恶力量的黑色怪物,那怪物究竟?来不及想那么多了。

“快跑,孩子!“我喊了出来。

小孩一动不动,好像是被吓到了,必须帮帮他才行……!我像农场主杀鸡一样将黑色怪物给打败了。然而,小孩却像丢了魂一样倒在地上。

“喂,你没事吧。“我扶住了他。

“……我没能扣动扳机。妈妈,爸爸……必须……报仇……我怕,怕得没法扣动扳机。“

小孩的名字叫亚林。

那家伙说,刚才看到的怪物就是杀死他家人的怪物。

我干掉的怪物,名字叫做乌曼。

据说,在乌曼出现的地区,没多久就开始陆续出现不死怪物。

也就是说,乌曼才是所有事情的元凶。

“白魔法师……他知道如何解决吗?“小孩问道。

“我不知道。总之只能先找找看。“我摇摇头,叹了口气。

“你不知道的还真多,大人们不是所有事情都知道吗?“

“……你,是佣兵吧?请你教教我打架吧。我要变得和你一样强大。“

“快睡你的觉吧。“

当我正准备离开这儿前往静谧之林的时候,小男孩发话了:“你丢下我这是要去哪里?一起走,佣兵。“

“危险。别跟着我。“

“哼,从我下决心要报仇那刻起,我就知道这是件危险的事情。而且你不觉得,把我一个人放在这里,更加危险吗?大人们真是笨。“

我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你在做什么,佣兵!要想彻底消灭乌曼的话,不是要找到那个叫做白魔法师的人吗?我也要亲自见见那个人。“

没办法,我只好带上他一同前行。

找到白魔法师的话,真的能解决这儿所有的事情吗?

这一切都不确定。

答案就在静谧之林。

三个月后,我们找到了静谧之林。

这里是静谧之林……几乎从来没有太阳的森林。也许这里适合研究魔法,但我肯定的是,这里找路可是最不方便的。

“……迷路了啊,佣兵。“小男孩开始不耐烦了起来。

“我也知道,别发牢骚,安静点。“

“你要干什么?在这里迷路的话可怎么办。就这样,能找到白魔法师吗?“

“在这等会儿,我去找路。“

“让我自己等着?……你不会是要丢下我跑掉吧?你敢逃走试试,我一定会追上你,用枪打穿你的身体……我在这里休息。“

我没理会他,径直去了森林的东边找路。

“完了……好像彻底迷路了。这么下去怎么能找到白魔法师呢?……不行。在走得更远之前,还是先回去吧。“我自言自语。

这时候森林中传来了几声枪声,总觉得不安,我快马加鞭地赶往小孩所在的地方,路上却出现了许多长着猪鼻子的蝙蝠阻拦我的去路,我一路杀了过去。

失误了,怎么会把孩子独自留在那里呢……当我回到孩子所在的地方时,我看见了4只乌曼围在亚林的四周。

“!!孩子,小心!“

“乌曼居然这么多……这次真的报仇……!“

那个傻孩子!距离太远了,以我的速度,还是迟了……!

“给我去死!“突如其来的光之魔法将乌曼全部消灭了。

“傻小子,这是做好了死的打算了吗!?“我问道。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有道光……“

“没事吧?已经很久没在这里看到外人了。”黑暗中走出一位白发的翩翩少年。

白色长发。

智慧的眼神,令人信赖的声音,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白魔法师。

我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白魔法师。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一样,不时慎重地点点头。不过这好像是长久以后形成的习惯。

“原来如此……艾琳森林里居然有偷猎者和盗墓贼。贪婪的人类居然把手伸到了这里。“白魔法师惊叹不已。

“妖精女皇已经对人类失去了信心。但是好像唯独非常喜欢你。“我轻声说。

“我和妖精女皇有过一个约定,直到现在,我仍然在为遵守这个约定而努力。“

“佣兵!魔法师!请稍等,我们一起走?“小孩儿赶了上来。

“对了,那孩子?“白魔法师突然问道。

“……他的家人被乌曼夺去了生命。“

“看来刚才看到的黑暗怪物的名字叫做‘乌曼’吧。在这里,没有办法及时知道外面的消息。“白魔法师若有所思。

“其实我最想问你的问题是这样的。听说你是天才魔法师?你到底一个人在这森林里做什么?“

“我在研究光。“

“我想听的答案不是这个。我……“

想再说点什么,但又闭上了嘴。

虽然他并没有什么错,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很生他的气。

我不过是一介佣兵,可你不是啊?

你拥有能够拯救世界的力量。

不,最起码能让世界变得好一些。

可你却悠哉悠哉地躲在这里,一个人做什么研究?

那样的话在嘴里转了又转。

但是白魔法师,他好像看透了我的心,露出微微的笑容。

“虽然我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是首先来纠正一件事。我并不是‘一个人’“。我还没开口,白魔法师先说话了。

“等等!一个家伙这样,两个家伙也这样,为什么走这么快?!“亚林在后面追赶着我们。”呃,呃。腿疼……还要走多远啊?“

“快到了。那里就是我们的家,欧罗拉大神殿。“白魔法师将我们带去了他宏伟壮观的神殿。

“大师,这些人是……?“一位年长的大叔向白魔法师询问起我们来。

“马尔斯,这些都是远道而来的客人。给他们准备住所吧。“

“啊?但是大师……他们不是外来的人吗。“

“不是添麻烦的人。暂时先让他们住下吧。“

马尔斯来给我们做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叫马尔斯,是研究光魔法的研究团队欧罗拉的首席魔法师。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拜托你,希望你不要妨碍这里的研究。尤其是右边的大师的研究室,没有特别的事情的话,那里是禁止出入的。我们为客人准备好了休息的房间,在左边。和你一起来的孩子好像很疲惫的样子,去休息一下吧。“

他领着我和小孩去到了左边休息的房间,让我们好好休息。

“哎哟,真是好不容易有得休息了。看上去什么都没有的森林里还有这么像回事儿的建筑,很不错嘛?“

我警告他:“你刚才差点儿没命了。以后千万别草率行事。“

“我也知道。可是,只要能杀死一只乌曼,就算我明天死了,我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明知道对方的实力远远超过自己,还以命相拼,那是愚蠢之人才会干的事儿。“

“哼,说教……就凭你一个佣兵。你又不教我打架,少跟我说这样那样的。可是,这森林里怎么有这么多乌曼啊?是因为太黑了的缘故吗?“

我也不知道为何在这个森林里有如此多的乌曼,但我心里隐隐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啊,对了,佣兵!我有东西给你。你到我这来一下。”

“这是我收集的乌曼的残骸。虽然不太确定,但是魔法师们也会用这个做实验的吧?说不定这对研究乌曼的真实身份有所帮助呢。帮我转交给白魔法师,如果是那个人的话,就能让这世上所有的乌曼都消失了吧?对吧?”

“没问题。”我接过他递过来的乌曼的残骸,想不到一个小孩子竟然能这么心细。

我跑去了白魔法师的研究室,轻轻地敲了敲门,并没有得到回应。看来白魔法师并不在这里,看来是出去了。

“什么?你在找大师?”首席魔法师马尔斯发现了正在敲门的我。“我帮不了你。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要接近大师的房间!!呃,嗯……以后注意吧,大师在神殿的屋顶。”

这魔法师还挺敏感的。屋顶……要不要上去看看呢?

我在屋顶找到了白魔法师并将乌曼的残骸递给了他。

“乌曼的残骸……那种情况下,这孩子还能想到收集这些,真是个聪明的孩子。请转告他,我会好好用来做实验的。”白魔法师用手帕将残骸小心翼翼的包裹了起来。

“无法知道乌曼是如何出现的。但是请不要担心,终极光明研究结束时,乌曼一定会不见的。”

“那个所谓的研究主要是在屋顶上进行的吧?”我很好奇。

“不是的。这里只是我最喜欢的地方罢了。”

如此说着,他的眼神望向远处的某个地方。

我一下子又好奇起来。

抛弃原本的荣华富贵,他到底要追求些什么?

“你相信神明吗?如果你不相信神明的话,你相信什么?有些人相信金钱,有些人相信权力。但是在所有东西都变成浮云的死亡瞬间,你相信什么呢?”

“我在这里研究的东西……它并不是简单的‘力量’。而是存在于安息地平线那边的无限的知识。能够使我们变得更完美,能够在我们所居住的这个世界,再现神的城市的本源的智慧。”

“那才是我所追求的东西。”

我试着想象了下他所说的本源的智慧。

而且我还想象了一下他所说的神的城市。

如果人类能达到那种境界的话……应该也能够创造出没有伤心,没有苦痛的世界吧。

“……我想要翻过那道墙。”

“我既不是贤者,也不是哲学家。”

“只不过,是好奇光的那头会是什么罢了。”

大致和白魔法师进行了简短的对话。但是和他对话后,有一种进行了长途旅行的感觉。自那以后,我在欧罗拉大神殿待了一段时间,帮助白魔法师进行研究工作。

就那样,不知不觉,就过了三个月。

从未想过以后会发生什么事……

直到有一天,那个叫亚林的小孩子跑过来找我。

“嗯,佣兵。听说你最近在帮助做研究?又是一个白魔法师的崇拜者。刚才一个叫飞鱼丸的人在找你呢?我不相信那个叫白魔法师的人。总是说些人听不懂的话……最近天天关在研究室里基本都不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喜欢他。”

我没有理会他,跑去大厅见到了飞鱼丸。

飞鱼丸看到了我,和我问好。“啊,你好啊。今天也来帮助大师做研究吗?现在你应该能记住我的名字了吧?我的名字叫飞鱼丸,欧罗拉的低级魔法师。虽然现在还是低级,但是将来的事谁都说不准,不是吗?哈哈哈。这里总是缺人手。做魔法研究,主要需要的是和光有关的物质,你今天能去狩猎些发光蝙蝠,收集些研究材料来吗?”

“没问题!”我答应了他。

于是我出去寻找发光蝙蝠并按照他的要求狩猎了一些发光蝙蝠并收集好了残骸——黯淡的发光物质回来交给他。

“谢谢。你帮了我们研究员很大的忙。我真希望我能拥有大师的一半的一半的一半的知识。如果可以的话,你能接受马尔斯的委托吗?虽然我知道二位的关系不是太好。哈哈哈。”飞鱼丸挠了挠头笑着说。

“这么说来,最近好像都没看见白魔法师呢。”我问道。

“是的,一个月前开始就日夜不停地做研究。最近白魔法师的研究室除了首席魔法师马尔斯谁都不让进了。那么,你去找找马尔斯吧……试着让彼此变得更亲近些吧。说不定你们两位会成为莫逆之交呢,人生是无法预知的喜剧,不是吗?哈哈哈。”飞鱼丸笑着说。

“没问题。”

我跑过去和马尔斯打了个招呼。

“有什么事吗?今天也来帮助我们研究吗?我完全不知道你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待在这里究竟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当然啦,虽然从我们的立场来说,没什么不好的。”他补充道。

“在神殿后面的森林,会有些奇妙的石头。敲开那些石头就会发现一些不知何物的光块。你能帮我从那些光块里弄些格拉希姆来吗?对于大师来说,财富和名誉都不重要,他是超脱于浑浊的俗世之人。”

“没问题。”

就这样,我按照他的要求收集了很多格拉希姆交给他,当我回来的时候,他郑重其事的和我说:“其实,你不在的时候,那个叫亚林的小孩来找过我。可是,我有点不放心……那小孩子特别憎恨乌曼,一天来找我好几次,问我何时能让乌曼消失,实在有些心烦,于是我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了他……但是这事一直让我有些放不下。对小孩子说话太重了,心里有些后悔。你能替我把这个给他吗?”

说罢马尔斯递给了我一颗星星模样的糖果。

“小孩子喜欢吃甜的,应该能让他心情大好吧?”

“没问题。”我收下了糖果,回到房间想将糖果交给亚林,哄他开心一下。

但是我却没有在房间里看到亚林,仔细以看,在枕头上发现了一张字条。看着上面写的歪歪斜斜的字应该是亚林留下的。

给佣兵

刚才听一个叫做马尔斯的大叔说。

他说像乌曼这样的家伙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欧罗拉要追求更大的真理,所以没办法在乎那种小问题。

我不知道更大的真理究竟是什么东西,我的目标就是消灭乌曼。

直到现在,我一想起爸爸妈妈死去的那天,还无法入睡。

这才不是小问题。

即使只有一个人,我也要对附近展开调查。

从上个月开始,这片森林里出现了相当多的乌曼。

别太担心。

不过也许我就再也回不来了,所以先说一下。

这段时间谢谢你。

——亚林

这个傻孩子……!!

“那……那是什么?我从未见过那么大的乌曼。”

“……!!不会吧?出事了,必须要快点去告诉佣兵……”

亚林遇到了足足有一棵树那么高的乌曼,黑不溜秋,恐怖至极。

快去找孩子吧,现在应该还没有走远。

当我找到亚林的时候,我足足杀了15只乌曼。

“佣兵……快跑。危险。”亚林无力地倒在地上对我说。

“乌曼已经都被我消灭了,放心。”我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不是说这个……是至今为止都没见过的……巨大的乌曼……佣兵,快离开‘那个地方’……”亚林失去了意识。

那个地方,什么意思……?

我没有思考那么多,先把他带回了神殿里,让他好好休息一下。亚林的状态不是很好,等他状态好转吧。

他昏迷了足足一整天都还没醒来。

“睡着了吗……究竟要救你几次才行啊,小家伙。”我埋怨道。

亚林呼吸还算正常,但严重发烧,现在只能等他好转了。也许……不,不要想得那么悲观,先看看情况吧。

就这样又过了一天。

“很难醒过来啊……现在几点了?再看看吧……一定会醒过来的。”我这样安慰自己。

时间变得很缓慢。

看来,小孩最后是想告诉我什么。

那是什么呢?

乌曼……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

瞬间,脑子一下子清醒了。

开始整理所有的信息。

这片森林里怎么会有如此多的乌曼?是因为太暗了吗?

从上个月开始,这片深林里的乌曼开始大量出现。

白魔法师从一个月前加快了研究的进度。

至今为止,从未见过的,巨大的乌曼……

佣兵……快点逃跑。

“……怎么会,白魔法师不会这么做的。”

“但是……”

白魔法师是几年前开始在欧罗拉展开魔法研究的。

乌曼也是在几年前开始出现的。

白魔法师锁住研究室的门,开始埋头研究是在一个月之前。

附近的乌曼数量增多也是从一月前开始。

怎么会直到现在才发现呢?

……突然想到白魔法师对我说的话。

“——我是希望能翻过那道墙的人。”

终极光明只有在终极黑暗中才能发现……这是什么意思呢,白魔法师?

全身的血液都冰冷冰冷的。…当然不能乱猜测,但是确实不对劲。

如果我的推测是事实的话,必须马上阻止白魔法师的研究。但是,在那之前我想和本人见面确定一下。白魔法师的研究室的门上了锁,这把锁只有首席魔法师马尔斯才能打开,于是我去大厅找到了马尔斯。

我告诉他我想见一见白魔法师。

“啊?你想见大师?那可不行。大师正在潜心做最后的研究呢。”

“对不起,绝不能妨碍大师的研究。如果现在打扰他的话,我们所付出的努力,可能都会化为乌有。你为什么一定要马上见他呢?”马尔斯讲我拦住了。

我将我大脑中的推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你说什么?刚才说什么?”看得出来,马尔斯很惊恐。

“白魔法师必须立刻停止研究。乌曼是白魔法师过度研究而形成的影子。只要他能够终止现在的研究,起码事态不会继续恶化。”我说出了我的想法。

“请不要继续猜测了,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飞鱼丸走了过来。

“如果我错了的话,请你反驳我看看,马尔斯。”

“……我知道事实。”马尔斯神态凝重地望着我。“据我所知,你提到的‘乌曼’……那是大师研究的副作用的产物。看到和你一起来的孩子转交的物质,一下就明白了啊。”

“怎么可能……首席魔法师,那是真的吗?”飞鱼丸睁大了眼睛。

我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了,大声地吼了出来:“白魔法师自己知道这一事实吗?……应该知道已经有人因为乌曼而失去了生命。即便如此,白魔法师还继续研究……?”

但马尔斯仿佛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非常镇静地和我们坦白:“这是无可避免的牺牲。光变强的话,影子自然会加深。把现在这混沌的世界作为祭礼,为了能够创造出更加美好的世界……那就是大师的想法。所以才会加快研究进度的。”

“……对不起,我想要继续相信大师。”马尔斯闭上了眼睛。

“无可避免的牺牲……简直可笑。这样的话你能够对着那边屋子里躺着的孩子说吗?快把那扇门打开,否则我就要用武力打开了!”我大声呵斥道。

马尔斯不紧不慢地说:“那我只能拦住你了。”

果然是大师虔诚的追随者,虔诚是什么?虔诚就是无条件的相信自己的信仰。

“不,不要。请停止战斗,两位!”飞鱼丸站在了我和马尔斯的中间,拦住了我们。

就在这时,白魔法师的研究室中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外面吵吵什么呢。”

听到门那头传来的声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是我所认识的白魔法师的声音吗?

“我成功了,也失败了。违背禁忌,坚持埋头进行光之研究,终于成功越过了那道墙。但是……没有终极光明。不是因为我没能找到,而是一开始就不存在。因为只要有光,就必然有黑暗。”白魔法师奇怪的声音继续从室内传出。

“……然而终极黑暗是存在的,这就是我的结论。”

仿佛时间凝固了一般,大家都愣住了。

还是马尔斯先缓过神来。“……!?!大师,那是什么?”。

我:“立刻把门打开,马尔斯!”

马尔斯赶紧掏出钥匙打开了那扇门,我们一同冲进了那扇门。

……!!

仿佛扎根在地板上一样,无法动弹。

本能地明白了那里的所有状况。

‘那个’可以说不再是人类。

“……哈哈,大师?!这是什么……?如果你是和我们开玩笑的话,就此打住吧。一点都不好玩。”看来飞鱼丸至今为止都认为这只是白魔法师的一个玩笑。

“……不要,飞鱼丸!都躲到外面去!!!”马尔斯冲我们大声呼喊。

“白魔法师,住手!现在还能回头!”我试图阻止白魔法师。

“太迟了。”白魔法师笑了起来。

……传来雨声。

身体……还能移动。

我晕过去了多久?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电闪雷鸣,神殿已经一片狼藉,像刚进行过一番战斗之后的场景,马尔斯倒在大厅中。我努力支撑着身体,一步一步的走向马尔斯。

马尔斯倒在地上无法动弹,仅剩最后一点意识。

“咳……咳咳……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我问他:“白魔法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研究终极光明,结果被那力量吞噬了。”马尔斯有气无力地说。

“光的力量深而广,是我们所不能想象的。相比之下我们就像是想要伸手触摸天空的小孩,就像是茫茫大海的被抛弃的一叶小舟般无气力…要是在那里就收手就好了…”

“不知从何时起…大师意识到自己犯了禁忌。可即使知道了他的研究方法有问题,他还是不顾一切地继续研究…而我也选择继续相信他,我很好奇他的研究将带来的崭新未来。光的另一面我们究竟会看到什么呢。”

“现在后悔太晚了……咳咳,咳咳。拜托你,请阻止大师吧,现在也许还能挽回。”

“啊……眼前什么都看不到。谁在那里?”飞鱼丸还没死,他倒在大厅的门口,但好像已经无法睁开自己的双眼。

我缓慢地走了过去:“我是佣兵。”

“原来是你啊。哈哈……我说什么来着?人生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戏剧。光之魔法师,竟然被抢走了光,这就是我最后的结局……咳咳,咳咳。”

我看飞鱼丸情况非常不好,好像很难活下去了。

“凯特……对不起,还有我们还未出生的孩子……”

飞鱼丸的呼吸变淡。

他死了。

我哭着冲出神殿。

当我看到神殿外面全是尸体的时候,我后背一阵发凉。

……全部杀死了?相信你跟随你的所有人……?

……就这样吗?你所说的理想全部都是假话吗?

我往外跑,想找到白魔法师的背影,但一路上我只能看到数不胜数的极光研究员尸体,我不知道他们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死去的。

终于,我看到在森林的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发光,光是看着,就觉得眼睛得到了净化,是非常纯净的光块。在这个漫无天日的森林里,即使是很微弱的一点光,也会非常刺眼。

这是我至今未曾见过的完美的光之结晶。相比之下,现存的所有光芒之中都好像蕴含着黑暗似的……这光……是白魔法师的痕迹吗?连留给自己的最后一束光都要带走吗?

光之结晶好像马上就会消失一样,微弱地发着光。我仿佛看到了曾经纯净的白魔法师最后的模样。

……这前面究竟是什么?

好可怕。真想现在就逃离这里。

但是不能那样。

如果真的能阻止他的暴走的话,那么现在是唯一的机会了。

“白魔法师!你在哪里!快出来!”我在森林里大声呼喊白魔法师的名字。

就在此刻,一团黑影出现在我的面前。

无法继续挪动脚步,最终冻住了。

其实一开始就知道。

无法对抗他的力量。

但即便知道会死,我还是去追他了。

因为我想亲眼看到结局。

白魔法师。

……不,看到你的样子,就不能再这样称呼你了。

……黑魔法师。

好,来吧,我不会逃走,就算是牺牲我的生命,我也要给你留下永远忘不掉的伤口。

“喂,孩子,你打算跟着我到什么时候?”

“佣兵,我们做彼此的家人好吗?”

“……什么?

“你不觉得寂寞吗?就算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也不会有人记得你。所以,让我们成为彼此的家人吧,我们互相记着对方,怎么样?”

“……”

“切……开玩笑啦,佣兵。我才不相信这个呢。”

呼……我发生了什么事吗?身体无法移动……我死了吗?

眼前变得昏暗……这里。

我是流浪佣兵。

哪怕随时随地死去,也很正常的人生。

夕阳西下,风吹过衣角的某一天,我的尸体也将如同落叶一般,在某个地方飘荡。

但是如果说生命的尽头,有什么迫切的愿望的话……

虽然我即将死亡,但如果说在人生尽头,有什么迫切愿望的话……

白魔法师……

不,黑魔法师。

我的后代一定要阻止那个恶魔。

“喂,佣兵!醒醒!不要死啊!”

……哈哈……太好了,小孩……你还活着啊。

“不是说让我珍惜生命嘛!不是说即便对方很强也不要随意放弃生命嘛!为什么傻瓜一样地追过去!”

啊……

不行,说不出话来。

小孩的声音也慢慢远去了。

……看来,雨停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